中创基金——公司产品
首页 创业百科正文

“创业睡地铺的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应该特别珍惜。”

中创基金 | 日期:2017-05-18 17:22:18

在刚结束的CES 2017上,IDG资本投资的一家创业公司独揽了4项创新大奖,得奖产品包括全球首款可卷曲穿戴手机原型。这家公司就是柔宇,他们还曾研发出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厚度仅为0.01毫米,卷曲半径可达1毫米,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 柔宇创始人兼CEO刘自鸿,从小就是学霸,并且很有主见。中学时,在获得全国奥林匹克物理、化学竞赛两项一等奖后,他拿到了清华大学化学系的保送资格,但他放弃了——“我更喜欢物理”。2000年高考,他上了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以市理科状元的身份,那年他17岁。 6年后,刘自鸿清华硕士毕业,又婉拒了英国剑桥大学的博士录取,赴美国斯坦福电子工程系攻读博士学位,并在2009年成为该系历史上用时最短毕业的华人博士生,也是斯坦福校史上罕见的入学不到3年即完成博士学位的毕业生。那年他26岁。 然而,这些仅仅是他精彩人生的开始。  - 1 -草坪上的思考,柔性与交互 2006年,秋。23岁的斯坦福博士新生刘自鸿躺在校园草坪上,享受着加州阳光。他思考的问题包括:自己的学业研究方向,自己的未来,以及,下一个改变人们生活的东西会是什么? 后来他想到了人与人、人与自然的交互,又想到了视觉和显示:人接受信息最重要的方式是靠五官,视觉占到信息收入的70%左右。那时显像管电视仍最为普及,液晶 LCD电视才刚刚兴起。笨重的显示器和人们越来越强烈的便携需求似乎成了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不是屏幕限制,手机的形态会变得多么多姿多彩。 “如果做柔性显示,就可以把便携和高清大屏的需求融合在一起。” 这个突然涌现的想法让刘自鸿兴奋不已。 他决定以柔性电子和柔性显示为博士阶段的研究方向,但遍搜斯坦福电子工程系教授的课题列表,也没有找到与之相关的选择。于是,他找到斯坦福大学尼西纳米电子研究组创始人Yoshio Nishi教授,对自己想要研究的方向做了简要介绍。 这位当时已年近七旬的前德州仪器高级副总裁、首席技术官对刘自鸿提出的方向出乎意料地兴奋和认同,随即让他提出项目申请。在西美绪教授和化学工程系鲍哲楠教授的共同支持下,刘自鸿顺利展开在柔性电子和显示方向的研究。 3年后,刘自鸿取得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是TFT柔性有机半导体的相关材料、工艺、物理建模和器件设计。 2009年,刘自鸿在斯坦福博士毕业后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但彼时美国正处在金融危机的水深火热之中,寻找创业投资变得困难。 同年7月,他去了IBM沃森研究中心,一边工作,一边利用业余时间继续柔性显示相关研究,等待合适的创业时机。 2011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复苏,他觉得时机已到,决定创业。   - 2 -超前的项目,投资人的遗憾 2012年5月初,刘自鸿拿着历尽艰辛筹来的400万人民币,在深圳留学生创业园租下一间不足百平米的小办公室,成立柔宇科技Royole,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跟他一起的两位小伙伴是他清华兼斯坦福校友余晓军和魏鹏。 2016年11月3日,柔宇科技宣布完成Pre-D轮融资,估值达30亿美金。 创立4年,估值30亿美金,对刘自鸿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成就。 然而,对很多投资人来说却是个不小的遗憾。徐小平说,错失柔宇科技是他10年天使投资生涯中最大的痛苦。松禾资本合伙创始人厉伟回忆说:“在一个海归人才创业大赛上,刘自鸿当时展示的柔性电子墨水黑白显示屏仿佛把我们带入一个科幻世界,而他宣称要把科幻变为科技和商业。” 当时很多投资人都看不懂,他们为此去咨询显示面板行业的专家,得到的回答却是“这就是一个科幻的东西,至少30甚至50年之后再去看吧”。 于是,看不懂的投资人不停列出问题让刘自鸿回答,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早上醒来时,刘自鸿已经害怕看手机,“因为我一看到邮件,里面就有十几二十个问题让我去回答,我可能要花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回答完”。 创业项目太超前,很多信息需要保密还不能说,这让刘自鸿拿投资异常困难。 半年后,松禾资本还是给了钱。 IDG 资本也是柔宇科技的早期投资机构。IDG资本合伙人杨飞的判断是:“刘自鸿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比较温文尔雅;刘自鸿还是一名颇具领导力的创业者,他的团队很强。” 因此,杨飞坦然表示,即使到现在,他也不能肯定柔宇一定会在未来的市场中胜出,但对刘自鸿和他的团队信心十足。  - 3 -从没有存在感,到变身独角兽 自2012年创立两年,柔宇科技在业界几乎没什么存在感。 在产品研发过程中,刘自鸿对外界一直保持沉默。与其他依靠技术领先和技术沉淀作为基础的科技公司一样,柔宇初创团队度过了几年“创始人只拿3660元工资,朋友都不知道他在干嘛”的岁月。 2014年8月,柔宇科技一战成名,成为明星公司。当时,柔宇重磅发布了研制出的全球最薄,厚度仅为0.01毫米的可弯曲柔性显示屏,凭借这项黑科技带来的巨大商业想象空间,柔宇受到颇多关注,一下子成为业界焦点,同时也创下了新的世界纪录。 一时间,几十家投资机构蜂拥而至,融资额度一涨再涨,最后2015年C轮完成时超出预期很多。此时,创立仅三年多估值已超过十亿美元的柔宇成为真正意义的独角兽。 2015年10月,在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上,李克强总理参观了柔宇科技。 2015年11月,柔宇与深圳市政府等合作,开始在深圳龙岗区建设“全球类6代全柔性显示屏生产线”。项目计划总投资约100亿元人民币,设计产能约为 5000 万片显示模组/年。2016年7月开工建设,2017年6月设备搬入。 2016年1月,柔宇科技在美国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被路透社评选为 2016年CES最佳(The best of CES 2016)。  - 4 -伴随痛苦而生的新业务 创业路上最不缺的就是麻烦与困难,柔宇也是如此。公司最初的模式是做To B的产品,然而由于在柔性屏方面的研发过于超前,也让刘自鸿体会到了超前的痛苦,其他厂商根本跟不上柔宇的进展。“一个完全柔性的手机,以前都没有哪家厂商真的做过这件事情,就需要很多人重新去思考,上下游的配套都需要时间。” 于是在这样思路下,柔宇把业务划分成“柔性显示屏+柔性传感器+智能终端”三个单元。前两者为企业级客户提供相应产品和解决方案,智能终端则开发消费级产品。 2015年9月15日,柔宇科技在深圳保利国际影院 POLYMAX巨幕厅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款消费级产品 Royole-X。Royole-X 是一款头戴式影院产品,戴上它后,眼前会直接显示一块长方形的屏幕,感觉就好像坐在电影院一样。 2016年9月23日,柔宇科技发布 Royole Moon,这是继Royole-X后的又一款“头戴显示器+耳机”形态的智能终端,Royole Moon在算法上进行了优化,并且新增了一个800寸3D弧形巨幕的效果。 除此之外,柔宇科技还在这一年内频繁推出了其它终端产品,如智能家居、汽车电子以及其它消费电子。 2017年CES展,柔宇的3D头戴影院Royole Moon 获得“无线头戴设备”和“游戏设备”两项创新产品大奖,新品全球可卷曲穿戴手机FlexPhone原型以及柔性智能背包各获“穿戴设备”和“健康运动生物科技”的创新产品奖。 “柔宇科技希望让业界看到柔性电子的应用空间和商业价值,希望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来把这些技术应用到更多的产品中。同时,通过自己积累的技术经验,带动上下游产业链,用To C带动To B。” 刘自鸿仍然强调,最近几年柔宇科技会同时兼顾B端和C端的业务,不过B端的柔性屏依然是重心,人力的投入也会高于终端产品。  - 5 -穿梭于中美,打地铺,飞行100万公里 创业维艰,但柔宇的成长速度令业界震惊,且作为一家独角兽公司,柔宇仍然在飞快成长。 刘自鸿能长期保持极佳的创业状态,是柔宇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柔宇的研发人员占员工总人数近80%,禀承“行胜于言”的学风。 刘自鸿说,柔宇三年多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可能相当于竞争对手9-10年的投入——别人很难想象我们有多拼命。他说,某晚加班加到深夜1点半,他看见公司的长椅上睡着一个姑娘,那是员工的女友。尴尬之余,刘自鸿得意于自己团队的拼命。 然而,在公司员工眼中,这位30岁出头的CEO工作状态“更可怕”,经常看到他凌晨两三点发来邮件,第二天一大早又出现在公司。 刘自鸿如此描述他的典型一天:每天5点多从深圳南山家中起床,6点多到位于科兴科学园的公司,趁着公司其他人都还没到,在接下来两个多小时里思考很多问题,然后开始一个CEO处理事务的繁忙一天。每天工作16-18个小时,他自称很享受这种“超负荷”的状态。 2012 年深圳公司成立时,美国硅谷公司也同时成立运营,并在那里设置柔宇的研发中心。创业初期,刘自鸿每月都要在深圳和硅谷之间频繁往返,几年来中美往返的旅程超过100万公里。那时在硅谷还没有办公室,刘自鸿就睡在当时仍在斯坦福做博士后的魏鹏家10多平米的宿舍客厅里。 客厅只在小沙发和餐桌之间有一点空隙,刘自鸿简单铺了一个地铺睡了前后整整一个月。加州昼夜温差大,夜间风从门底的缝隙中呼呼地灌进来。 “那时我就在在想自己为什么舍弃安逸去创业”,刘自鸿说,但一转念又变得乐观起来,仿佛那是头悬梁、锥刺骨的考验。“这种睡地铺的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应该特别珍惜,也许以后再不会有这种特别的体验了。” 刘自鸿说,人都喜欢冒险,而他能承受的冒险程度会更大一些,“我喜欢一件事情,可以不管不顾其他的东西”。

Copyright©2016 CNVC Capital.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5044523号-2